五千年长河,究竟何为历史

类别:集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0-01-09 17:52

历史就是对过去的记录,当然包括了主观和客观的。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真相只有一个。然而记载历史、研究历史的学问却往往随着人类的主观意识而变化、发展完善,甚至也有歪曲、捏造。广义历史:客观世界运动发展的过程,可分为自然史和人类社会史两方面。狭义历史:人类社会发生、发展的过程。历史学:研究历史的学问,简称史学。与历史的概念相对应,历史学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历史学:世界上一切科学都可以称为历史学。(“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马克思·恩格斯)狭义历史学:研究人类社会以往运动发展过程的学问。

历史,或简称史,指对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历史可提供今人理解过去,作为未来行事的参考依据,与伦理、哲学和艺术同属人类精神文明的重要成果。历史的第二个含义,即对过去事件的记录和研究,又称为“历史学”,或简称“史学”。隶属于历史学或与其密切相关的学科有年代学、编纂学、家谱学、古文字学、计量历史学、考古学、社会学和新闻学等,参见历史学。记录和研究历史的人称为历史学家,简称“史学家”,中国古代称为史官。记录历史的书籍称为史书,如《史记》《汉书》等,粗分为“官修”与“民载”两类。广义上,“历史”可以指过去发生的一切事件,不一定同人类社会发元德餐饮生联系。在哲学上,这种含义下的历史称为历史本体,例如宇宙历史、地球历史、鸟类历史等等。而狭义的历史则必须以文字记录为基础,即文字出现之后的历史才算历史,在此之前的历史被称为史前史。与人类社会相关的历史,又可以称为人类史或社会史,而脱离人类社会的过去事件称为自然史。一般来说,历史学仅仅研究前者,即社会史。

历史是什么?这是学者们应该回答的问题。历史怎么写,写成什么样?却是大伙儿的事。王朔说,中国的学者们,拨研究鲁迅的,一拨研究《红楼梦》的,都是扯淡。研究《红楼梦》的,搞索隐,把大观园里的鸡零狗碎当成曹雪芹的家事,严重不靠谱。这是王朔作为小说家的思维,小说家讲究小说就是小说,不和本人过多地搀和。但要写历史,如果不和本人搀和一下,体现一些特色,在当下的语境中还真算不上主流。

写历史,传统的看法是,秉笔直书,或者春秋大意,如果写成司马迁那样,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就算是名垂千古。 但如果把历史写得像当代史那样,称明朝重臣于谦是个爱读课外书的孩子,那肯定是眼下人干的事――《明朝那些事儿》中,全是这些当代白话勾勒出的古代肖像,读来有趣有益,符合本人写文章的标准,值得翻一番。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一下子都爱读历史了。学术超男易中天把三国讲得像职场勾心斗角一般,正说历朝历代帝王的正版、盗版书一茬接一茬地狂卖。我们这个史学发达的国家,正在迎来新一茬民间自发普及历史的运动,搞得CCTV的百家讲坛火得一塌糊涂、在这场运动中,我们读到的、听到的、和以往教科书上看到的完全不同,这类似于看某些电视剧,编剧和导演说的基本符合史实,但电视剧里没有之平者也而是用一种近乎市井的语言讲述深奥而扑朔迷离的历史红楼梦中人的超级选秀中主持人问一美女,你看过《红楼梦》吗?美女说,我看过通俗版的,至于原版,没有。这就是这场历史普及运动的实质,我们全都成三岁孩子了 拿着简字版的通俗读物,在学术明星元德餐饮公司的引导下,咿呀咿呀学得不亦乐乎。

历史该不该让易中天这样的人大侃特侃,侃出一堆学术明星和被正统学者斥为垃圾的少儿简字版读物? 学界的看法比较复杂,但读者的看法出奇地一致《明朝那些事儿》在网络上如日中天,转嫁成出版物后也是狂卖不止,说明读者还是需要用通俗的历史来弥补无聊的生活的。关键是,通俗能否成为普及的惟一方式?《论语阳货》里说,“ 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于丹教授在解释这句话时认为,小人有可能指小孩子。照于丹教授的解释,孔子的千古名言就可以直译为,女人和孩子都很难养。看来孔子还是一位伟大的居家男人,他对老婆孩子发了点儿牢骚,由于直白而真切,便成了千古名言。这种标新立异的解释,如果作为家之言,在发行量几百本,上千本的学术刊物上引起商榷,是很正常的,但于丹面对的却是无数个历史爱好者和崇拜她如滔滔江水的粉丝。这就引发了另一个话题,历史上存有争议的悬案公案能否用学术明星的一家之言来普及?

问题太多先说个简单的。我们通常所接受的历史无非来源于以下几个途径:上学时从课本和老师的讲授上学到的这些都是铁板钉钉的,连朱棣这样篡改过历史,为自己脸上贴金的人都无法抹杀:毕业了从电视剧里看到的,但电视剧很少有历史背景似的旁白:列位看客请注意,以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信以为真,如果这样导演们都成为历史学家了,所以通过看电视剧学习历史不值得提倡、此外就是从书里看到的。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难免要搀和些时代的因素和个人的情绪、这样说来易中天于丹们的正说历史还是值得听一听,看一看的、但我们绝不能像对待刘德华或者周杰伦那样对待他们、假如你崇拜他们,你一定听信他们可怕的是他们是靠知识而不是脸蛋和嗓音混饭吃的他们也可能像余秋雨那样口不择言,顺嘴说错了。

读史可以明今,历史是可以让人明白一些事情的、如果越说越像单田芳的评书信口开河不说也罢:如果越看越糊涂,云里雾里不读也罢。

广州餐饮

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真相只有一个。然而记载历史、研究历史的学问却往往随着人类的主观意识而变化、发展完善,甚至也有歪曲、捏造。

对于历史上的是非对错我们要以一个,理性的角度去看待。在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观始终都是成者王侯败者寇。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无论胜利之前做过什么只要它他最后获得了胜利那么他所做过的一切都对得,都是正确的他所代表的永远是正义的一方。而失败者无论之前他做过什么好事或是有益的事情。在胜利者看来那都是为了一己之私所做的,失败者永远代表者非正义的一方。正是由于这种狭隘和偏激的历史观点使我们不能正确的看待历史上许多人物和事件的真实一面。无论任何人或是事只有在他结束或死亡若干年后人们对于他盖棺论那才是真实的也是可信的。一个人或是一件事物的好坏要以实践来证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绝对不是用嘴巴或是书能够真实评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