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分!103分钟,看完他92岁的生活,原来我们大部

类别:集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0-01-14 15:24

在《南特的雅克德米》中,她的镜头爱抚般拂过自己丈夫雅克德米的每一寸皮肤,此时他身患癌症即将不久于人世。

在纪录片《脸庞,村庄》中,瓦尔达又一次把镜头对准了自己布满皱纹的手背,像极了她以“土豆”为主题的装置作品:

瓦尔达在拍摄《脸庞,村庄》时已经89岁高龄了,而《剃头匠》的主演(即原型)靖奎老先生在拍摄本片时也已然92岁了。

敬大爷,本名敬广才,是北京皇城根下的一位剃头匠,90多岁还整天蹬着个三轮车走街串巷,为老主顾们提供上门服务。

工具也不像今天tony们“一把戴森吹风机好吹逼”,而是样样齐全:手推子、刮脸刀、备刀布、小抄子、拢子、剪子、刷子、耳挖勺、火剪、镜子,一个都不能落下,人到哪,这行头就得到哪。

只见一块冒着热气的毛巾盖在一个闭目养神的大爷脸上,还没等观众回过神来,理发、刮脸、绞鼻毛,一把锋利的剃刀自如地游走在大爷的鼻梁、脸颊、眉宇之间,稳准狠。

今天的小年轻们(比如我),实际上从这个开头看不出舒服,整个过程都在心里攥了满满一把的紧张,生怕这手这刀一个晃神再划个口子出来。

敬大爷,那可是给梅兰芳、傅作义剃过头的老师傅,当年等他剃头还得预约呢,水平还用怀疑吗?

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时代的发展,北京城里好这一口的越来越少,敬大爷每周也只会给几位老主顾上门理发。

敬大爷每天的生活极其有规律,六点起床,戴上用清水浸泡干净的假牙,再用一把小梳子把满头白发梳顺,吃完早饭后,看看日历上标记的日程表,然后开始一天的行程——

敬大爷接下来说了一句让皮哥终身难忘的话:“没人看你就没人看,你别显得自己窝囊。”

有尊严地活着,即使没人注意也要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就像敬大爷那样,无论什么时候,头发都要是顺的、衣服要是整洁的,人要是精神的、乐观的。

但赵大爷并不开心,身患重病的他即将不久于人世,临终前的愿望就是让敬大爷再剃一次头。

在一个现代化的、整洁的公寓里,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在替另一位虚弱的老人修面、剃头,旁边是两广州餐饮公司个中年人投来的不解目光。

这两道目光,或许就像敬大爷屋外那个巨大的“拆”字一样,预示着传承了千百年的手艺和传统即将成为史书中短短的两行字,成为“赛博格”时代一个供点击的“超链接”。

敬大爷给了老赵最后一次“体面”,这种情义不是一张张红票子可以衡量的。(顺便说一下,敬大爷每次上门的费用是:五块钱。)

在敬大爷在公共电话亭打电话的时候,对面的人像机器人一样重复着相同的话,这显示了现代化的一个悖论:现代社会似乎服务到了人类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在这种服务背后,却隐含着一种反文明、反人性的东西。

在这个段落里,一向沉默的敬大爷话多了起来,从这些独白中,我们第一次了解到,这个活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人经历了些什么。

民国二年出生于北京,一开始念过私塾,读过四书五经,后来跟着师傅学剃头......这一剃就是几十年。

北京传统文化一直带有“草根”特色, 敬大爷这一角色带给观众的不是“老炮”式的生气,而是北京底层文化中的清朗与豁达,是生活中的一种“精致”精神。

身处于世、超然物外的人物、日常细节的审美超越、超现实的神游......所有这些都统一成一个浑然一体的作品,自然真实,但也深刻悠远。

本片的导演是蒙古族导演哈斯朝鲁,《长调》、《唐卡》、《剃头匠》可以看作是他的代表性作品。通过镜头,哈斯朝鲁完成了对中国传统文明“失忆”状态的找寻,进而缅怀“乡愁”。

三部影片所展示的虽然是来自不同空间的民族文化,但都是费孝通先生所称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大文化语境下的分支,共同构筑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也是哈斯朝鲁在电影世界追寻文化乡愁的集中体现。

广州餐饮

它们不是通过精心构建的故事或刻意展示的影像“奇观”吸引观众,而是以一种冷静旁观的方式,将生活的真实与真相、情感的涌动与抑制和缓地加以呈现。

就像《剃头匠》所呈现给我们的虽然是没有故事的故事,但却“朴素天下莫能与之争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