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费太高高管应该去养猪?正虹科技小股东神

类别:集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23 11:13

导语:近日,正虹科技高管与投资人之间的对话刷屏了。针对30年市值原地踏步但管理费却是同类企业近两倍问题,多位小股东表示严重不满,有投资人甚至建议至少三分之二的高管应该转岗(去养猪或去卖饲料),这样才对得起小股东。作为一家成立了30多年的知名老企业,正虹科技时下为何如此犯难?

业绩下滑、企业市值原地踏步、机构集体用脚投票,30年饲料名企正虹科技似乎正经历艰难时刻。

在4月16日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多位投资人质疑公司业绩不佳但管理费却近乎新希望2倍,有投资人甚至希望董秘能转告董事长,三分之二的管理层应该裁员或者转岗去做生产或者营销(养猪或卖饲料),这样才对得起小股东。

在二师兄身价大涨猪肉股股价横飞的当下,为啥正虹科技这么不受投资人待见?总结起来,或可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截至4月17日收盘,正虹科技报收5.60元/股,总市值仅14.9亿元。在农牧板块排名倒数第二,仅略高于西部牧业0.55亿元。与同期建司的新希望(最新市值1377亿)相比,市值仅为后者的1.1%。

公司4月3日公布的年报数据显示,大成基金旗下两只基金和杭州牛星投资旗下两只基金悉数退出,且均为清仓出局。

往前溯源,大成基金和牛星投资首次介入是在2019年第二季度,加仓在第三季度,退出在第四季度。从走势看,两家基金都曾坐过电梯,一度微赚,但是最终不赚反套,这与部分机构买了猪肉股便蹭蹭蹭直涨形成鲜明对比。

在4月15日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针对公司2019年管理费用占比5.87%,是新希望接近两倍这一现象,有投资人希望管理层能裁掉一半,这样才对得住小股东。也有投资人建议管理层转岗,干脆去养猪得了。还有投资人直接抱怨,同样发展三十年,昔日小弟新希望已经突破千亿市值大关,而正虹科技却还在原地踏步。

4月3日公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937万,同比下滑83.2%。要知道,这是在2019年二师兄身价暴涨的背景下获得的。业绩公布后部分投资人还一度以为利空出尽,股价开盘直奔涨停。

孰料随后消息让人泪奔。正虹科技4月15日预告,公司第一季度预亏220万元至300万元,相当于2019年全年净利的三分之一。而在4月7日,公司公告称牲猪业务同比下滑48.66%。而牲猪业务,公司最赚钱的项目。

从上面四个维度大致可以看出,作为老牌饲料名企,正虹科技目前似乎正经历低阴时刻。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正虹是怎样造成的?

作为最早一批饲料名企,正虹饲料早在20世纪90年就已家喻户晓。市场流传的段子是,“凭借两把铲子闹革命”,大意是在80年代,创始人弄来两把铁铲,将饲料原料搅拌搅拌,就变戏法般地搞出黄金来。而搅拌后的黄金,在业内有个专业俗语,叫做“预混料”。

然而,这么一桩赚钱的营生,正虹饲料却没有发扬光大。也不知是谁的主意,公司主营业务却一直死盯住“全价料”。

这里解释下两者的区别。预混料主要是将一些矿物质、维生素、鱼粉等原材料进行混合,在后续使用过程中,还需继续与玉米、豆粕等原料混合,中间需要借助饲料配方,专业要求较高。而全价料则是按照饲料配方将玉米、豆粕等原材料进行加工,变成熟料后可直接投喂。

从2019年年报来看,正虹科技饲料行业(全价料+预混料)实现营收77724.14万元,总营收占比69.21%,为公司第一大主营业务;饲养行业实现营收33369.05万元,占比为29.71%,为公司第二大主营。

但从毛利率来看,公司饲料业务挣钱能力却很弱。饲料当中,饲料行业整体毛利率为3.10%。其中,饲料销售(产品)毛利率为2.48%,饲料原料销售(产品)毛利率为11.91%。这里的饲料销售(产品),应该就是指全价料,而饲料原料销售(产品),则极有可能是预混料,但也不排除包含玉米、豆粕等原料的可能。

而通常,全价料都是50公斤一袋。如果按每袋100元来算,这意味着,每卖出一袋全价料,正虹科技可以获得2.48元的毛利润。如果按200元一袋来算,每50公斤获得的毛利润则为4.96元。而为了这每袋不超过5元毛利的产品,正虹科技要经历从玉米采购、运输到加工销售的“N”道程序。

由此可见,对于这种薄利的产品,只有当量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能获得较大盈利。但正虹科技的年报显示,饲料销售(产品)也即全价料的全年营收为7.26亿元,营业利润为0.18亿元。而较为赚钱的预混料,全年实现营收5131万元,营业利润为611万元。

与竞争对手新希望进行对比,不难发现后者无论是规模还是利润,都强于正虹科技。新希望2019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收424.3亿元,是正虹科技的54.6倍;实现营业利润34.37亿元,是正虹科技的142倍。但从毛利来看,新希望的饲料产品毛利为8.10%,或主要以预混料为主。

汨罗,屈原投江的地方,因屈原和端午而名扬中外。岳阳,湘北重要的地级市,亦是养殖行业大市。而正虹科技,总部坐落在汨罗江旁的岳阳市营田镇。

由于养殖户众多,市场潜力大,岳阳自古就是饲料行业必争之地。而作为当地的“地主”,正虹饲料首先要防守的是总部同在岳阳的九鼎饲料。此外,还需抵挡类如大北农、新希望等外来同行的进攻。

20世纪90年代,饲料行业属于暴利行业,且属于门槛较高行业,因此,彼时正虹科技只需守住自己的一分三亩地,专注主业即赚得盆满钵满。但进入21世纪后,随着饲料行业竞争的加剧,饲料企业被迫使出八仙过海之术,以求巩固“根据地”。在这一背景下,正虹科技“公司+农户”的订单模式逐渐成行。

按照正虹的说法,“公司+农户”订单养殖模式是目前公司大力推广的轻资产发展模式,通过进行生猪的专业化生产、区域化布局、标准化服务、企业化管理,实现生猪养殖产、供、销一体化,解决养户分散经营的局限性和不稳定性,促进饲养产业融合发展。

换而言之,正虹产供销一体化模式,既圈住了农户,稳定了客户,也通过供应链的建立实现了向下游养殖的切入。

从年报数据来看,这种模式的毛利还是惊人的。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牲猪销售(产品)毛利达36.56%,略低于牧原股份的37.05%和新希望的38.53%。这一业务,2019年全年贡献营收3.13亿元,实现营业利润1.15亿元,营收占比为27.89%。

不过,从区域业务分布来看,公司业务却似乎难以走出湘皖。其中,公司2019年湖南地区实现营收5.6亿元,占比为49.95%;安徽地区实现营收3.04亿元,占比为27.09%。此外,尽管公司还在江苏、湖北、广西等地区获得营收,但营收规模未超亿元。更有意思的是,在几个省份如浙江、福建等地,公司业务触角却鲜有触及。

而这,或与公司大部分业务都寄托在毛利不足3%的全价料有关。毕竟,经销商目前仍是饲料行业的主要业务销售通道。在销售百元产品仅有2.5元毛利的条件下,正虹饲料对于经销商而言,难有优势可言。更何况,部分饲料企业,为了稳住下游养殖户,甚至采用赊销的办法,以求获得竞争优势。

这也意味着,如果正虹的直营模式和“公司+农户”策略不能得到大力扩展,公司营收规模扩张将寸步难行。

而值得留意的是,随着全球玉米、豆粕供应的紧张和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正虹科技的饲料产品毛利率将进一步收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