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家为何难以出现马斯克?原因也许和你想

类别:集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01 05:23

提到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位科技界的“钢铁侠”,我们不由得联想到他的特斯拉、巨型工厂、SpaceX、The boring company(挖洞公司)………这些伟大成就以及他的传奇经历。

他似乎是为了推动人类文明的进程而生,他热衷于探索和创新,即便在拥有了巨额财富之后仍然能够对此热情不减,他甚至为了保持持续的创新灵感,不惜卖掉豪宅,去过最简单的生活。

“卫星wifi”、“火星定居点”、“太空旅行”、“多星球文明”这些让我们普通人难以置信的概念,却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并且大部分已正在执行推进。

这样一个人,无疑是散发着光芒的,散发着璀璨的人类文明之光。在喜爱与敬佩之余,我们也不免联想,我们中国,甚至说我们亚洲,为什么难以出现这样传奇人物?

那么,这里就会回到一个古老的话题,人才和科技的都依赖于教育,而教育又依附于它所属的社会,它天然带着它所在社会的属性。

我们亚洲的社会几千年并未改变,亘古的遵循着敬畏先贤规则,服从前辈与家长,权威与领导。习惯于从众与服从,不敢轻易特立独行和标新立异,当然这两个成语都是贬义,我们也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发现只要别人给一个模板或者游戏规则,我们都能玩得很好。因此我们不难发现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模仿者都位于亚洲。

比如,大家所熟知,如今享誉世界的汽车巨头,日本丰田曾经也是依靠模仿成长起来的,丰田汽车的创立者是丰田喜一郎,1934年,他托人从国外购回一辆德国产的DKW前轮驱动汽车,经过连续两年的拆解研究,于1935年8月造出了第一辆“丰田GI”卡车和A1轿车,并获得巨大成功,为公司的进一步扩大乃至自足研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同样的亚洲著名车企,韩国现代,一样有着类似的模仿经历。亮相于 1974 年都灵车展的 现代Pony 汽车,是悬挂现代汽车 Logo 的第一款产品,同时也是韩国自主品牌最早的大批量生产汽车之一。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辆车由英国人乔治亚罗设计完成,同时Pony 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技术却来自三菱。

然而我们也不难发现,真正能开创一个领域,开辟一个时代的伟大创新,目前在亚洲仍然难以看到,我们更多的还是遵循已有的规则,进一步精耕细作,就连目前世界最大的汽车企业——丰田汽车,其市值都已被特斯拉超越。

亚洲社会普遍对新事物持有谨慎的态度,因为新事物的出现必然会显示出旧事物的不合时宜以及种种缺陷。并且极有可能由此引发对旧事物的声讨甚至试图去消灭它,这就存在着动荡的风险,很明显亚洲社会十分忌惮这种风险,视之为洪水猛兽。

所以,在这样的社会中,企业要想生存,可能拥有融洽的政商关系远比科技创新显得重要;同样,在这样的社会中,人要想发展,可能为人处事远比个人能力显得重要。

因此,我们会看到,企业很多时候是疲于处理各种关系,解读各种政策;而人才,甚至清北的高材生,却乐于绞尽脑汁走进官场,学着城府幽深,左右逢源,重复地玩着几千年的游戏。如此,社会何来创新?

也许遵守旧有的规则并且按部就班地去执行会让我们收获短暂的稳定,可是这必将让我们失掉更多的机会,世界从来就是公平,百花齐放,才会万紫千红。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是妇孺皆知的道理,我们的社会要拥有活力,并且不断进步,就必须尊重和聆听各种声音,即使有些声音会显得刺耳,我们也许要尊重和包容,万万不可因噎废食。

只有对各种千奇百怪的创新的包容,对各种特立独行的创新人才的包容,我们的社会才会出现像马斯克一样,能够推动人类前进的创新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