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公益|这个“大家伙”就是永不后悔的剁手清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19-11-18 13:52

是“百宝箱”里珍藏多年的收藏品,还是陪伴你小半生的一个老物件,抑或心心念念终于在打折日勇敢剁手的心愿清单?

一节运动量极大的体育课结束后,伴随着下课铃声,男生们迫不及待地奔向操场后面的水池,个个满头大汗,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水的浸润。

多仁跑得最快,自然占得了先机。他熟练地弯腰仰头,把嘴对准水龙头。阀门快速旋转,自来水喷涌而出。“咕嘟咕嘟”,多仁肆意地喝着,任凭水顺着下巴淌进衣领。他的身边,是一排同样动作的孩子;他的身后,是同样迫不及待的同学。

冰冷的生水下肚,冷风灌进湿衣领,多仁身上的汗水转眼风干。男生们喝完水,三五成群地跑回了教室,谁都知道老师三令五申不让大家喝水管里的水,但就算知道这样不健康,不喝这里的水,又要喝什么呢?

相比男孩子们豪放的喝水方式,女孩子们就显得斯文得多。她们不会去水池边喝水,要喝也得用杯子才行。

五年级的丹珠是住校生,为了方便她日常喝水,妈妈为她准备了保温杯。但即便是这样,对丹珠来说,喝水依旧是个难题。在家里,妈妈从门前的河里挑水后,总会细心地用网过滤掉水里的杂质,然后烧开。

尽管水面总是飘着一层白色的东西,水底也沉淀着厚厚的块状物,但在家里,总有喝不完的水。妈妈说,水只要烧开了,就不会不干净,更不会喝了肚子痛。

每次返校,丹珠都会把保温杯装得满满的。对于这杯水,她总是很珍惜。她一小口又一小口地喝着,直到一滴不剩,才鼓起勇气和同学一起去老师的宿舍再接一杯。

淳朴的小学生面对老师总是有些胆怯的,可学校里只有老师的宿舍有条件烧热水。对于孩子们来说,只要是烧开的,就算是消过毒,等同于学校里最干净的水了。所以就算胆怯,丹珠也只能硬着头皮向老师开口。

学生的要求,老师总是应许的,可是繁忙的教学工作让他们只能在放学后才能带着学生们去接水。就这样,卧龙小学的许多学生习惯了在学校里一天只喝两杯水。

六年级的旺姆以前有个水杯,那是一个装水果罐头的玻璃杯。有一次,在他接水的时候,玻璃杯掉在地上摔碎了。旺姆差点被玻璃扎破手,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带水杯了。

旺姆一直记得奶奶说过的一件事,奶奶曾经告诉他,在家乡卧龙,许多大人因为喝水得了一种叫肾结石的病。或许小小年纪的他不能理解肾脏里怎么会有石头跑进去,但他知道生病的可怕。

自从听说了肾结石的故事,旺姆总会省下零用钱去买纯净水。为了节省这笔不小的开销,旺姆给自己做了一个计划:一天买一瓶,喝完了,再去水管接一瓶。等天气冷了,他就去老师那里用塑料瓶接一瓶热水。

看着手里变形的塑料瓶,旺姆有些疑惑:“一倒热水,它就变形,我喝的时候,还有一股塑料烧焦的味道。不过,喝‘塑料水’不会得肾结石吧?”

2008年汶川地震前,学校师生直接饮用河道水。校门前的河水湍急,泥沙裹挟而下。每一桶浑浊不堪的河水都要沉淀许久才能把厚厚的泥沙和清水分离。

冬天的情况稍微好些,河水流量小,比较清澈;夏天雨季来临时,水桶里盛满的都是泥浆水,沉淀过后依然浑浊不堪。这时候,缺水的学校索性给学生放假,教学不得不停摆。

卧龙小学的校长范阳福感慨道:“那时候,学校没条件喝水,学生们都是从家里带水来,可家里的水也不干净呀。”

谁又能想到,在旅游胜地、国家级保护区的卧龙,孩子们只能喝没有经过过滤的河水和泉水,甚至用塑料瓶接热水。即便接通了自来水,也避免不了暴雨后带来的浑浊。

多仁伏在水管上喝生水解渴,丹珠直到嘴唇裂开才抿上一小口水,旺姆自欺欺人地喝着“塑料水”……但是这个冬天,他们可以在学校里喝个痛快。清澈的过滤水,触手可及的纯净水,他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喝不上水了。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赛莱默“水印计划”为卧龙小学216名学生和38位教师送去了净水设备。这台“大家伙”会为师生们提供干净的水,孩子们的健康和学习得到了保障,他们再也不用为水发愁了。

住在成都太平镇桃源村的卢国林,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如今,他不需要为水发愁了。“水印计划”不仅关爱每个学生,也记挂着校园外的大人,也把“大家伙”送到了他的身边。

卢国林至今单身,父母已是耄耋之年,一家三口住在已经有300多年历史的房子里,靠种庄稼和果树为生。

以前,卢国林每天都要去几百米远的山上挑泉水,即使一家人用水极度节省,一天至少也要挑四五趟。随着年龄的增长,用水问题越发让卢国林犯难,为此他在自家门前打了一口7米深的井。这口井成了卢家上下从人到牲畜的唯一水源。

家里两位老人身体不好,几次住院。卢国林对双亲的照顾更加不敢马虎,他不敢一日不回家,更不敢去很远的地方打工,担心自己走了,家里的老父母如何取水?

为了生计,卢国林在附近的山上找了一份零工。每天外出前他总会为父母挑好够用一整天的水。因为他担心家里的老人没有足够的水,更怕年迈却常常逞能的母亲自己去井边挑水。“我怕她掉下去”,他叹气。

长长的竹竿顺着细窄的井口向下延伸,盛水的桶缓缓沉入水中,挑起来的是水,是生活,也是希望。桃源村,尽管距离繁华的成都市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它恰是这样的“遗世独立”。

等待,年复一年。卢国林终于盼来了村里集体解决用水问题的好消息,可最终这热络的期盼还是落了空。由于山势太高,卢国林和山上另外5户村民都处于供水末端,水压不够,水升不上去,用水仍是难题。夏天暴雨时,卢国林一家只能用积攒雨水来用。冬天天气干燥时,山上甚至会连续断水几个月,只能靠政府送水救济。每到这时,储水池、桶、盆,凡是能装水的容器都存满了水,每一滴都舍不得浪费。

现在,卢国林只要在自家院子里打开水龙头就有干净的水,不必花时间等待沉淀,不必忍着异味喝下水垢,更不必担心两位行动不便的老人逞能挑水、喝不上水。

今年6月,“水印计划”为桃源村山上仍在为水犯愁的6户村民安装了加压设备和供水设备,这是另一种“大家伙”,它们可以直接把低处的水抽调到山上,彻底解决了他们的用水问题,家家户户足不出户就能喝上洁净的水。卢师傅乐呵呵地在水龙头旁一边接水一边赞不绝口,“方便多了,方便多了呦”,眼睛眯得看不见。

在饮水安全方面,还有大约104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全国农村有6000万人饮水安全需要巩固提升。

十年来,赛莱默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手开展的“水印计划”项目,从学校深入到社区,不仅改善了当地学校和社区的生活条件,也加强了对周边环境的保护力度,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从2008年至2018年底,“水印计划”在全国109所学校开展了“改厕改水”项目,惠及师生61124人。未来,“水印计划”将深入到更多学校和社区,为更多人带去健康干净的水。

正是因为有了赛莱默的高端技术和科学实践,才有了一滴又一滴干净的水,才有了一个又一个享受到干净用水的人。

看着自己送出的一个个“大家伙”带来了改变,带来了笑脸,赛莱默每年十月的“全球服务月”一直在坚持着,每一个赛莱默人都将水活动作为自己一生不变的践行,为这样的“剁手”活动骄傲不已。

这个冬天,卧龙小学的孩子们可以尽情地喝水,而卢国林的父母也不用再心疼儿子日日担水,担心自己成为他的累赘。

通过每个月的定期捐赠,支持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在贫困母亲关怀、健康救助与女性发展、公益支持与创新等多个方面的行动,为项目提供更稳定的资金支持,让弱势群体改善处境,寻求她们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