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记】上海医疗队的 “男保姆”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3-18 11:27

43岁的涂嘉斌是武汉市江岸区园林局的工作人员,做事麻利,风风火火,说话声音中气十足,是位典型的武汉大叔。然而,就是这么一位“糙哥”,在武汉封城之后奔波于抗疫的各条战线,他那辆小Polo就是一条摆渡小舟穿梭于武汉的大街小巷,载物运人,就像是一条移动的抗疫战壕。

2月24日,上海第九援鄂医疗队进驻武汉锦江国际大酒店,涂嘉斌成了医疗队的联络员,我们的革命友谊就此拉开了序幕。

别说是50人规模的医疗队,哪怕就是50人旅行团,运营难度也是“压力山大”。更复杂情况在于,我们医疗队和之前8批医疗队不同,只有我们心理队是以每5人为小组,驻扎在不同的医疗点。其复杂程度就相当于有10个医疗队,而且医疗点分布在武汉不同区域,有各自的作息时间和通勤要求。加之目前武汉封城,所有物资都是统一调配,就连吃饭也是统一配送,尽可能避免人际接触。所以,一大家子的衣食住行都压在这为“男保姆”身上了。想必这为“武汉大叔”可有得愁了。

作者与涂嘉斌合影,摄于武汉锦江国际大酒店

然而,队员们的生活起居居然被料理得妥妥当当,三餐准点,还配以水果、酸奶,增强队员们的身体素质,提高免疫力。通勤路线方面,涂嘉斌和同作为联络员的我反复规划比对线路,以求用有限的车辆平安顺利接送每组队员。用涂嘉斌的话来说,这真是“比高考还难”。然而,他做到了,每天不同的通勤车辆信息准时更新,时不时还要满足一下队员的个性化需求,巴林特小组临时用车调度,也安排的井井有条。很难想象这位“武汉大叔”平时在家里可是要媳妇伺候的“涂大爷”。

随着工作深入开展,工作设备短缺成为一个越来越来棘手的问题。比如,在儿童医院工作的同志需要一些小玩具,装饰品布置咨询室,帮助小朋友度过心理上的难关。涂嘉斌也是颇为发愁,在现在的情况下哪里去找小玩具?去物资仓库找,没有;去指挥部协调物资,也没有。最后他在一个定点超市的小角落里找到了需要的小玩具。

看上去不甚起眼的小玩具,背后是涂嘉斌那辆小Polo仪表盘上里程数的节节攀升。我问他“你累不累?”,他说“已经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了,我是武汉人,我感谢上海医疗队不顾安危的逆行者,我是中国人,我感受到全国人民对我们的关爱,看到酒店里堆积如山的生活物资,大堂有来自全国各个省市的捐赠,这些箱子都是有生命的,里面都是满满的爱。你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因为我要延续我们武汉人的爱,我们全国大家庭的爱,有爱的地方不会感觉到累。”

在武汉的日子里,我没有看到像楚霸王一样气吞山河的盖世英雄,我看到的都是一个个像你我一样平凡的普通人。但就是这些人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各自奉献,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将武汉高高托起。停摆的武汉靠谁屹立不倒?靠的是在武汉的每一位平凡人,靠的是全国人民对武汉“爱的供养”。这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才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