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曾经用过的油灯,原来竟然有这么悠久的历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4-26 10:22

今年春节,为探望远在故乡,年过九旬的爷爷奶奶,刚子搭乘表哥家的车回了趟老家。临行前,父亲递给刚子一把手电筒,并让刚子准备几本自己喜欢的小说带上。告诉刚子说:“农村老家可能没有路灯,晚上尽量不要出去。现在湖北出现一种名叫新冠肺炎的病毒,且疫情有扩散的趋势,也少出去串门儿,不要到聚众扎堆的地方去。

寄宿在姑姑家的刚子看着头顶昏暗的白炽灯和手中这几本武侠小说,心中是既庆幸又忧郁。庆幸的是,父亲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让自己带了几本书回来,在家可以打发打发时间。郁闷的是,这灯光实在有些昏暗,看书也比较费神,还很伤眼睛。

郁闷的刚子忍不住就问身边的大姑,“姑姑,你家这灯怎么不换一个LED的?现在LED灯又省电效果又好,价格也不贵,为什么不换呢?”

大姑听罢,用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好歹。我们小时候还电灯呢,连个灯笼都没有,不也活得好好的?别期望太高,这灯也不错,看不了书,就和我们一起看电视、聊天吧。”

刚子被姑姑说的有些下不来台,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人的确不能太好高骛远。但是他突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姑姑,那原来晚上你们都做什么呢?毕竟天最晚七点也就黑了,冬天更是六点就黑了。那大好的四五个小时你们都干什么去了?是不是玩一些失传的夜间游戏啊?”

姑姑听后哈哈大笑,“睡觉呀!还能干什么?你没听过那句话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我们天黑就睡觉,天亮就起床,可不像你们每天睡到七八点钟才爬起来。我们早上太阳一出来,四五点钟就起床了,就下地干活去了。晚上天一黑就爬到床上睡觉去了。点个蜡烛多贵呀?!估计也就洞房花烛那一天能用一用吧。办那红白喜事能用一下,平时哪里用得起?”

听她这么说,旁边的二姑脸有些红了,探过头来,道:“姐,你不要骗小孩子了。我们那时候虽然困苦,但也没穷到这个程度,一辈子晚上都不出门,就用几次灯。蜡烛贵是不假,但咱不会用油灯吗?要真像你说的,天天晚上就是睡觉,那村头那李大妈,家里七个小孩儿,四个老人。不说其他,光是那么多人穿的衣服,就白天那点时间,除去做饭、干农活、洗衣服,哪有时间去做衣服、缝布鞋啊?”

大姑被她说的脸也红了,狡辩道:“那咱晚上总没出过门吧?油灯在屋里用一下还行,但外面风大,油灯光线又暗,拿出去根本没法用,对不对?”

不成想二姑也是一个较真的人,大姑递过来的眼色她就当没看见,依然认真地道:“谁说的?咱晚上出门的确油灯不好使,但火把却好用呀!姐,我记得晚上爹好像也不止一次派你到亲戚家去送个信儿拿个东西啥的,虽然一年也就四五次,但咱晚上毕竟还是能出门的,怎么你全忘了?”

说到这里,刚子相信很多城里的上班族,尤其是像自己一样的年轻一代都会感到非常吃惊。毕竟现在城市里早于十点睡觉的成年人屈指可数,大部分人不熬到半夜12点是不会去睡觉的。

晚上那才是真正休息的时间啊。6点下班,不放松娱乐一下那还了得?!那不就成机器了,早上起来就上班,下午6:00一下班就去睡觉,完全不可想象啊!

然而,在电灯普及以前,古代人类的生活大多就是这样的。下面就带大家去看看古人的夜生活究竟是怎样的,他们又是靠什么照明的。

说到古代照明工具,我想大家一定先就会想到蜡烛。毕竟,直到现在,人们在过生日、开party时为了烘托气氛,还会把灯关了,点上几根蜡烛。的确,蜡烛在古代是一种重要的照明方式。然而,除了蜡烛,古代还有油灯、火把这两种重要的照明方式。这三种照明工具无论使用地点还是使用人群都各有不同。下面我就先带大家一样一样来看看它们究竟有何不同。

蜡烛在我国大致出现于西汉时期。最早记载有蜡烛的历史文献是《西京杂记》。据《西京杂记》记载,南越向汉高帝刘邦的贡品中就已经有蜡烛了。

然而,正如刚子的七大姑所说,蜡烛在古代的确是一种奢侈品。一般人家除了洞房花烛、红白喜事时之外根本用不起。因此,蜡烛只有在上层社会,宫廷贵族家中才能够用。

这一点从古代对于蜡烛的相关记述中也能看出。对于蜡烛的记述,除了洞房花烛之外,我们最耳熟能详的就是唐代李商隐的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以及宋太祖赵匡胤的著名的烛影斧声的故事。

宋太祖赵匡胤是皇帝,这个故事本就是发生在皇宫中的,这个自不必说。而李商隐也是一名官员,虽不是什么高官,但官员毕竟也属于上层社会了。由此可见,的确只有上层社会才能用得起蜡烛。这主要是因为古代的蜡烛无论是制作材料还是制作工艺都与现代蜡烛截然不同。

现代的蜡烛使用的主要是石油化工副产品:石蜡。制作也是工业制作,用机器将石蜡注入到模具内,包裹在灯芯上。灯芯通常为人造纤维制品。

与现代蜡烛不同,在古代,蜡烛的灯芯以棉线制作。蜡则主要有两种:一种来源于动物,一种来源于植物。

来源于动物的主要由动物的油脂或者是动物的分泌物组成,如牛的油脂、鲸的油脂,或蜜蜂、白蜡虫的分泌物,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蜂蜡、白蜡。

说完了蜡烛,现在我们再来说说火把。与蜡烛不同,随着科技的进步,火把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已经被完全淘汰。

因此,相信提起火把,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古装片中,尤其是战争片中,成群的士兵举着火把赶路的场景了。事实上,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都还有制作火把的习惯。直到现在,彝族都还有一个火把节。由此不难看出,相比于蜡烛,火把的制作成本要低廉许多,也要更加平民化。

《礼记》记载:烛不见跋,孔疏:跋,本也,本,把处也,古者未有蜡烛,唯呼火炬为烛也。《礼记》中记载:曾子寝疾,病,乐正子春坐于床下,曾元,曾申坐于足,童子隅坐而执烛。《周礼》中记载:凡邦之大事,共坟烛,庭燎。 《诗经》中记载:庭燎者,树之于庭,燎之为明,是烛之大者。

这些文献中记载的庭燎、烛、燋等指代的都是火把,只是根据使用地点不同而赋予的不同的称呼。比如说可以拿在手上的小火把叫做烛,插在地上的较大叫做燎,庭燎,顾名思义就是插在庭院里的火把。而燋,应该指的就是没有点燃或者是熄灭了的火把。

古代的火把多以杉树皮或木棍制成,其中尤以杉树皮为最。制作时,人们将杉树皮剥下,裹在纸质的火心外,再以稻草绳将杉树皮一层层扎好。为了能燃烧更长时间,人们会再在火把外涂抹一层油脂,猪油、羊油或者松脂、桐油皆可。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油灯。中国历史上对于油灯的使用记载可追溯到黄帝时期,最早有考古证据的则是在春秋时期。

早期的油灯就是将灯油放到“豆”中,中间再插上一根灯芯。“豆”是古人吃饭的一种器皿,最早为陶器制成,这也是古代“镫”(灯)字的由来。灯油则通常使用的是植物油,其中尤以豆油最为常用。与蜡烛一样,灯芯也是由棉线制成。

随着青铜冶炼技术的发展,青铜灯也就随之而生了。《周礼》中就出现了专门掌管灯具的官员。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青瓷技术的普及,灯的材质由陶器和青铜渐渐转向了瓷器。后来为了方便使用,人们又发明了许多各种各样的新式灯具。

唐代人们发明了省油灯。即在灯具中套一个瓷盏,往里面注水,即可省油一半;元代人们发明了内藏式油灯。将灯油藏于灯具之中,避免老鼠偷吃。

相比于蜡烛,油灯的制作使用成本要低廉许多。试想,即使以现代的高科技工业化养殖技术,我们去超市买蜂胶、蜂蜜、牛肉都非常昂贵。更何况,油脂的产量可比杀了一头牛后获得的牛肉要少的多。至于植物蜡,因为主要为热带植物,中国不产,全靠进口,因此产量也同样少的可怜。

而油灯的灯油多以植物炼制而成,主要以大豆、花生、油菜籽制成,其中尤以豆油为主。相比于动物油脂,植物油的产量要高的多,生产成本也要低廉许多。我们现在去超市买的食用油也多以植物油为主,植物油的价格可比买肉要便宜多了。

油灯的灯具早期以陶器为主,后期以青瓷为主,都是家用民用的主要器材。不只是灯具,当时人们吃饭的碗、喝水的杯子都以这些器材制作而成,可见油灯的灯具成本也是相当低廉的。

相比于火把,油灯的优势则在于安全使用。火把的制作成本同样不高,通常以树皮,黄纸,少量的油脂,还有稻草绳制成。然而,相比于油灯,使用火把却要危险许多。

中国古人的房子多以实木制成,即使是皇宫也都是木质结构。而火把上燃烧的熊熊烈火,却是极其强盛的明火,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把屋子给烧了。

同时,火把的亮度虽然比油灯要高,但其持久度却要低很多。即使是制作精良的火把,用杉树皮加油脂制成的,最多也就只能燃烧几个钟头。而一盏灯的灯油却足以燃烧几天,甚至一个星期都没有问题。因此,油灯相比于火把,其实要更为经济。

相比于火把,油灯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成本低。买回一盏灯具,只要不断往里注油,隔一段时间换一根灯芯就可以了。一个灯具使用个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成问题。然而,制作一个火把,即使是非常熟练的能工巧匠。也要接近一个钟头。但燃烧几个钟头就没有了,就要重新再来制作,其时间成本之高可见一斑。

因此,在古代,火把主要以夜间外出赶路为主,其功能类似于现在的手电筒,而室内照明则以油灯为主。

由此可见,油灯的发明与使用,对中国古代的文明发展功不可没。在古代,无数的书生才子,都是靠夜间用油灯挑灯夜读才能学有所成,考中进士,成为名垂千古的一方名流。

倘若没有油灯,人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国就不可能有那么多优秀的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如果真是那样,无数我们耳熟能详、引以为傲的文学、政治、军事成果,如四大名著、大唐盛世、赤壁之战等都将化为泡影。因此,尽管现在油灯已被电灯彻底淘汰,但我们依然不应忘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