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往的生活》中,第一个吃素的嘉宾原来是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6-02 02:21

《春光灿烂猪八戒》中美丽可爱的小龙女,《红色》中冷静大胆的田丹,《小欢喜》中望女成凤的英子妈……

无论是观众认可度,还是影视获奖记录都足以证明,在演员这个身份上,陶虹从未让大家失望过。

而这一次,《向往的生活》中的陶虹,却是充满了生活气息,许多人也才了解到“哦,陶虹,原来是个吃素的”。

△陶虹,原国家花样游泳运动员,全运会冠军;现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曾获华表奖最佳女演员、金鸡奖最佳女主角、飞天奖最佳女主角

如果说要我选一部最喜欢陶虹主演的影视作品,那我肯定会投给《红色》。因为无论是从演员演技到剧情设计,这部剧至今都是在我心里国产剧中排前几。

很缘分的是,看了《北京晚报》记者吕隽对陶虹的采访,我才知道陶虹饮食向素食转变正是始于这一部剧。

《红色》第一集刚一开始,男主角徐天就拎着一条鱼,这条鱼贯穿了这部剧的始终。或许正是出现的频率太高,这条原本只是道具的死鱼,让陶虹陷入了思考。

“那是一条死鱼(道具),但它在我的眼里,也曾经是一个生命……我看着那条死鱼,心里莫名的别扭,我想了许多,一个最大的念头就是,今后我大概要吃素了。”

而从有念头到实施,也不过一年不到。《红色》正式播出之后,陶虹回忆起当时的念头,她开始顺从自己的内心的声音——开始素食。

这看似有些突然,但在《红色》以前,陶虹对于饮食的思考让她的转变早有蛛丝马迹可寻。

陶虹从很小开始,就会思考关于“吃”的问题,她会想“人为什么要吃饭,这个饭我一定要吃吗?”

等到成名有了更大能力之后,在野生动物保护的活动中,她又看到人们现在饮食的“乱状”。

“中国人传统的礼貌要盛情款待别人,拿出最好的、最稀奇的东西款待别人。我觉得时代应该改变这种观念,应该变成我请你来排排毒,请你来吃个素,让我们的身体里面清清垃圾。这应该成为时尚,如果这个成为时尚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追着吃野生动物,破坏野生动物了。从根里讲,生活应该单纯。”(2009年发言)

我们写过许多素食人物,大家素食的原因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对当下现状有所反思。

当基于这种反思,做出饮食改变之时,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人身心的改变。陶虹也同样如此。

印象中的陶虹,总是笑着一双桃花眼,看上去没有什么烦恼。但在未素食的前几年,陶虹心中的郁结其实并不少。

怀孕,女儿出生,如何对待另一个生命的出生。父母相继因病去世,如何对待一个个生命的逝去。那些年的陶虹,经历着人世间的各种生老病死,有着各种遗憾和困惑,纠结与埋怨。

素食之后,她的心开始反而静了下来,把这些当成人生的不同体验,用更宽心的态度去对待生活。

“我现在活得很清醒。人生,少吃、吃素、运动,保持好的情绪。快乐是人生的享受,痛苦同样也是人生的享受,它都是看清自己面目的过程,都是一种人生体验,关键是你怎样看待。”

同样地,素食之后的陶虹,精神面貌也一如既往地阳光与充满活力。在前几年一次活动上,主持人感叹陶虹与15年前居然没有太大的变化,陶虹开玩笑说自己靠吃素来“保鲜”。

正如陶虹自己所说:“你吃进去了应该吃的东西,肉体和精神结合后展现后展现给别人的样子,简单说就是干净的,是一种愉悦。”

前年综艺《演员的诞生》大火,陶虹临时去当了一次飞行导师,精湛演技再一次惊艳了大家,网友纷纷在微博上喊话徐峥(陶虹的老公):把陶虹还给大家!

确实,在结婚之后,陶虹在演艺圈的逗留的时间少多了。很多人认为陶虹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家庭中,但陶虹却是有着自己的解释。

在陶虹看来,当她远离了常年泡着的影视,将自己从“表演”中抽离出来,她发现自己其实只是“半个人”。另一半的人,其实是对生活的感知,包括人情世故这些,她觉得自己要补上这一块,而回归家庭只是这其中的一部分。

就如同选择素食一般,其实陶虹的每一个抉择,都是顺从自己的内心。演员也好,家庭也好,她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在和《北京晚报》记者谈论素食的那个采访中,两人在餐厅见面,直到记者点完菜之后,陶虹才告诉对方,自己已经素食一年了。之所以没有告诉记者,一是怕麻烦了别人,另一方面也是怕自己说吃素是在“批评”别人。

在《向往的生活》中,陶虹让黄磊自己随便做个素菜就可以了,不要耽误大家。但与陶虹多年好友的黄磊,还是一下子做了五六道素菜留给陶虹。

因为在黄磊看来,做素菜再简单不过了,不需要过多调料 ,葱蒜不需要,在锅里炒几下就可以出锅。

她是倡导环保家装的“绿丝带公益活动”大使、抗癌公益宣传大使、海洋日形象大使,她还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天使之爱基金”形象代言人、国家信用盛典唯一的“诚信大使“。

对于陶虹来说,公益已经是生命中的常态,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她没有说要从中得到什么,只是希望能够尽自己一点点微薄的力量,给需要帮助的人一点支持。“如果在支持的同时,我能真正力行地尽到自己的力量,我会觉得很有满足感。”

为民工与孩子来带知识和快乐的募捐现场,她会亲自飞过去捐款,并购买了图书送到现场转送给孩子们。

雅安震后重建项目,她会带着女儿一起到雅安市镇上的儿童服务站担任临时站长,为孩子们送去爱心。

她也用自己的专业助力公益,与辛柏青老师主演《第十七次抛弃》公益微电影,号召社会关注自闭症孩子父母面临的巨大压力。

陶红说:“公益其实是一个对人人都有好处的事情。我也是人人中的一员。我觉得我在做一些为别人提供方便,或者支持别人生活的事情的时候,其实我同样得到了别人的回馈。”

“在我的生命中,我也经常需要得到别人的帮助。所以,不要等到自己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才想起来做公益,而是要经常考虑该为别人做点什么,能做的时候尽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