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论:连接=控制 如此理解人工智能 许多商业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6-03 03:38

互联网就是典型的数字农耕,先付出时间、汗水,再附加海量金钱当催熟的肥料,通过免费或明显的赔本策略,先种先养用户,最后用户都是要被收割、被挤奶的。——坤鹏论

最终我们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完全被所谓的“自然”控制着,一切,包括生命体和非生命体的行为与状态,都是它发号施令的结果。

毕竟谁也无法否认,人类和地球上其他生命体没什么区别——靠信息驱动,其中最根本性的信息就是基因。

在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流派主张有了基本了解后,再加上对复杂性科学、熵、信息论进行过系列学习。

坤鹏论认为,不管符号主义、还是连接主义,亦或者行为主义,归根结底都是从不同角度模仿人类,最终目标都是复制人类。

连接主义以人类的神经网络为模仿对象,而网络这种东西,并非人类有,所有生命体都有,整个人类社会、整个大自然不都是网络吗!

电子时代的来临,预示着,人类可以建造一个前所未有的更高效、更仿真的神经网络系统。

另外,坤鹏论觉得,香农的忒休斯恰恰正是人工智能的一条正确道路,起码是当下以及未来很长时间内的正确道路。

也就是云端通过个体终端收集其使用者的个体数据形成大数据,大数据形成规则(未来可能是智能),然后再将规则回馈到个体终端设备,使其表现出智能,从而达到影响,甚至指导使用者的行为。

毋庸置疑的是,随着云端越来越智能,特别是能够实现自动分析规则并创造规则的时候,对于使用者指导将演变为指挥。

比如:我们现在的手机都叫智能手机,但是,随着云的不断普及和应用,手机本身越来越不智能,因为它脱离了云端后,能干的事情越来越少。

有时候想想也挺可怕的,当人类的知识、记忆等都云端化后,如果真的像电影中所说,遭遇大停电,那绝对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是人类智慧的大灾难。

也就是说,大数据如果能够影响到人,必然就可以影响到整个社会的运转,你说厉害不厉害!

互联网公司,以及正在从事人工智能的人们经常说,人工智能的最终目的是实现更好的连接。

千万不要二元论地看待背后都是利益的事情,永远牢记“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就是说,道义是从整体利益中派生出来的,而不是从预设观念,或者局部利益中派生出来。

所以,如果大数据的存在已经是个事实,并无法被抹去,就该像核武器要掌握在国家手中,而不是商业公司或是个人手中一样,大数据也应该如此。

一家公司或个人现在不做什么,不代表他们永远不会做什么,人心善变的背后都是利益的涨跌。

如果我们把人工智能的目标从连接理解为控制后,就该明白,不管是自然规律,还是技术实现,还是利益追逐,都要将人工智能建成由中央大脑控制之下的智能网络。

因此,起码在现阶段人工智能的重中之重是体系化的搭建智能网络,而不是智能单体产品。

用个简单例子理解一下,最近坤鹏论的某云网盘会员到期,结果在其手机客户端死活就找不到购买便宜普通会员的入口,只有连续包年208元/年或是348元/年的超级会员可选。

先免费让你薅羊毛,之后再狠狠薅你的羊毛,并且年复一年地薅下去,这就是互联网的商业大逻辑。

从起初的视频网站免费随便看,到现在每家都要交年费,甚至不同设备的会员还不能通用。

互联网就是典型的数字农耕,先付出时间、汗水,再附加海量金钱当催熟的肥料,通过免费或明显的赔本策略,先种先养用户,最后用户都是用来收割、挤奶。

可惜,虽然绝大多数码农是建设互联网农场的主力,但是,他们真的只是靠出卖自己时间和能力换钱的农民而已。

不夸张地说,随着云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智能,用户越来越没有自由,越来越是被圈养的用户。

坤鹏论认为,一个国家商业大数据精准程度背后折射的是该国商业公司对于用户数据的滥用程度。

但是,随着我国相关法律法则的完善,并切实抓了不少违法者后,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财路之一断了!

在《机器能思考吗?》中我们知道了,计算机系统是串行系统,也就是指令一个接一个按时间顺序执行。

比如:经济、金融、商业等,背后是大量参与者各种各样的决策,最终才能形成一个体系。

比如:早高峰给用户推荐一条去机场不堵的道路,可是,一旦人们都按其建议行事,反而是把不堵变成了拥堵。

总的来说,坤鹏论认为,人工智能最有效的发展道路,就是复制人类的大脑,打造云端大脑,终端个体不过是大脑的延伸。

世间,没有两全齐美,因噎废食不是发展正途,永远手握Plan B才是王道,恰如《反脆弱》的杠铃策略。

请您关注本百家号,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创始人为封立鹏、滕大鹏,是包括百度百家、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