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赶超杭州就已跌出新一线城市,宁波到底缺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6-25 22:56

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于2020年5月29日发布了《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连续第五年按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维度为中国内地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商业魅力指数排名。

今年的排名最引人关注的就是2019年新一线城市的宁波、昆明被合肥和佛山所取代。从2016年首届《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到2019年,宁波连续四届入选新一线城市,因此这次跌入二线城市榜单颇为意外。作为国家计划单列市、浙江省第二大城市、GDP破万亿的宁波一直把追赶杭州作为自己的发展目标却为何因缺失“商业魅力”而排名下滑呢?

在我们将杭州和宁波做比较时,有一种简单而直白的说法:“少一个阿里巴巴、少一个浙江大学”。在宁波目睹了杭州因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快速发展时,因“求实创新”自信于科教兴市时,宁波已开启了追赶的脚步:规划面积604平方公里,总投资已超过650亿元的宁波前湾新区;总里程70公里,总投资1000亿元的沪嘉甬跨海铁路;宁波机场扩建;总投资14亿元的宁波杭州湾医院;引进中国科学院大学、浙江大学联合办学;与阿里巴巴、拼多多签订城市战略合作协议等等事关区域规划、交通、医疗、教育、商业等重大举措。未来宁波将借重于自身长期以来的制造、外贸优势,沪宁杭1小时环杭州湾经济圈优势,打造长三角经济标杆城市。

宁波的低调、合作务实、先做事后宣传是它一贯以来的城市作风,在这里只想再提一点建议。以这次晋升新一线城市的合肥为例。2007年,合肥市政府拿出全市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赌面板,投了京东方,最后赚了100多亿2011年又拿出100多亿赌半导体,投了长鑫/兆易创新,赢了,上市估计浮盈超过1000亿;2019年,又拿出100亿赌新能源,投蔚来,结果大众汽车新能源板块落地合肥。除了京东方,合肥还有语音交互龙头科大讯飞、平板及柔性平板显示维信诺,网络视频会议公司ZOOM也将在合肥设立研发中心。2019年,合肥的创业公司融资规模达到539亿元,仅次于北上杭深。以合肥的地理位置和生活环境来讲这殊为不易。

错过了阿里巴巴的上海也正在纠正自己的错误。新一代的互联网公司美团点评、拼多多、平安好医生、哔哩哔哩、阅文集团、众安在线都把自己的总部设在了上海。上海互联网公司的总市值已升至国内第二位,达到8773亿元,略低于北京,远超杭州和深圳。另外上海多年以来隐忍发展的半导体技术正在开始结出硕果,中芯国际、紫光展锐、韦尔股份、澜起科技、环旭电子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半导体上市公司。杭州也没有停止它快速发展的脚步。据《2020中国独角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杭州独角兽企业总数达20家,在国内仅次于北京。

在这里要插一段宁波的历史。宁波唐时起称明州,唐至明朝都是中国最著名的通商港口城市。因犯了明朝的“明”字改名宁波,取“海定则波平”之意。后来因倭寇之乱被禁海,从此一蹶不振。宁波后来的大商人也都是在上海发展或远走海外,就是著名的宁波商帮。宁波商人睿智、务实、稳重,以基础的工业制造和海外贸易为主要经营手段。在行业方面,现今的宁波上市公司以制造业为主,占比高达82.8%,主要涉及汽车制造、石油化工、机械设备、电子器件、服装制造等领域。

发挥优势、顺势泽兴,当全球正在迎来新的商业浪潮之时,移动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芯片技术将决定国家的未来,区域城市不能只是“人有我有、稳步发展”的固态思维,当马斯克已经将商业飞行器成功的发射到太空之后,还在为芯片技术困扰的我们只能承认差距很大。区域城市不要追求遍地开花,应该充分发挥既有优势。比如宁波的优势就是制造业,就是汽车行业。那为什么不能集聚资源集中发展以工业互联网为基础的新能源汽车及至无人驾驶汽车呢?引进成功的企业固然很好,和中国未来的特斯拉一起成长将会为宁波带来更大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