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频发,95后“真·后浪”创立企业做性教育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6-25 22:57

采访色阿时是在2月份,当时她正忙着为武汉一线筹集物资。这场援助行动名为“姐妹战疫安心行动”,最初由微博ID为“梁钰stacey”的网友发起,专门为一线女性医护人员支援卫生巾、安心裤等物资。

色阿一直在做性教育方面的工作,也很早就关注到女性生理用品在突发灾害救援中的缺乏。在12年前的汶川地震救灾中,物资调配清单上几乎不存在卫生巾等生理用品。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色阿同样想到了这个问题。她在微博进行搜索,发现了“姐妹战疫安心行动”并加入了她发起的这场救援。

不止停留于对一线女性医护人员生理用品的关注,以此为契机,“拒绝月经羞耻”的话题也在微博上引发了一场围绕女性权利的讨论。

“在我最开始做性教育时,性教育这个概念几乎没什么人谈论。现在虽然各个议题还是在讨论阶段,但大众至少已经基本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性教育是必要的。这已经是一个进步了。”色阿说。

2月19日,“莓辣MAYLOVE”(以下简称“莓辣”)出了自己的第一篇阅读量10万+“爆款文”《男生们眼中的月经:能憋住,是蓝色,只来一天》。

“莓辣”是色阿发起的公众号,主要做性教育科普。在文章中,莓辣用不无戏谑的语气,“正经”科普了“经血是红色的,月经不能憋住,也不会只持续一天”等等基础生理卫生知识,还顺便辟了一些诸如“安全期避孕可靠”的谣言。

有网友在底下留言,提到“避孕套”。莓辣在回复中还不忘再科普一次,“建议使用‘安全套’这个称呼,因为它除了避孕还防病。”

色阿习惯了做一台“行走的性教育科普机器”。在很多女生还羞于说出“月经”二字、递卫生巾就像“大型机密接头现场”的时候,刚刚二十出头的色阿已经做了70多次性教育演讲,“莓辣”也已经持续输出超过300篇原创文章。

很多人最初认识色阿并成为她的粉丝,是通过线下的讲座。走上演讲台,面对台下乌泱泱的人群,一一讲解安全套、性侵、性取向......很多人眼中,色阿是一个“酷小孩”。也有粉丝为了见她,专门跑来听讲座。

00后喜欢有趣,怎么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把内容传达得有效又有趣,色阿和团队下了功夫。演讲内容必须有逐字稿,核心知识点用黑色线凸显,小笑点和例子用红色直线标注,爆笑点画波浪线。各部分内容要比例得当,做到“三分钟内有笑点,五分钟内有爆点”。一场性教育讲座,像是幽默脱口秀。

色阿不是天生的“控场高手”。对演讲内容,她已经滚瓜烂熟,但每次上台前,自称“社恐”的她都还是很慌。

关于为什么做性教育,色阿讲过很多次。一次放学等公交车时,她遇到暴露狂,回到宿舍向舍友“吐槽”。结果没想到勾起了舍友也曾被性骚扰的回忆,在这之前,这名舍友从来不知道也不敢把这件事对别人讲。一讲出来,她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

那是色阿第一次意识到,如何面对性骚扰乃至性侵,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试着向身边所有女生讲起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结果居然有四分之一的女生都表示曾遭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一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使命感让色阿觉得,她就是那个得做点什么的人。

在大多数人更关心高考的时候,色阿挤时间泡图书馆、查性教育的相关文献。国内资料不足,她硬是通过查单词,把联合国出的英文版《国际性教育指导纲要》“啃”完。

没什么人理解她。因为成长于一个潮汕家庭,知道父母保守,她干脆没告诉家长。一边查着资料,一边联系各种专业机构,她想寻求帮助,但邮件基本都石沉大海。

一家做心理应激干预和性侵援助的公益机构是个例外,给色阿回了信。在它的帮助下,色阿拿到了更专业的数据和建议,用一年时间,设计了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内容。拿着演讲文稿,色阿准备在母校打响第一场战斗。

就在演讲前3个小时,色阿“拯救万千少男少女”的热血计划被终结了。年级主任向她甩下一句“你就是有病!”

再度开始是在色阿高中毕业后,她拉来几个小伙伴,注册公众号“莓辣”,也重启了讲座计划。上网查了深圳疾控中心的电话就找过去,提出想和他们合作让性教育进校园。莓辣有了转机,也慢慢有了点名气,在2018年注册了公司。

但在尺度上,莓辣必须有让步。“自慰、安全套”被要求从演讲内容拿走,“性教育讲座”被老师建议“要不改成‘青少年心理健康讲座’?”

这是做性教育的人需要时常面临的割裂,自己认为理所当然应该大大方方讲出来的内容,在别人眼中成了需要小心翼翼对待的禁忌。

性教育不等于生殖健康教育,对身体的了解与悦纳、亲密关系的建立与维护、性文化与性观念、性侵预防与应对等等也都包括在内。国内性教育的理论基础尚不完善,很多具体内容需要自己搭建。性文化和性观念则是其中最难做,但又必须做好的一部分。

“性教育非常关键的就是观念的输出,因为只有观念会真正影响人的决策。”色阿说。但国内许多针对性观念议题的讨论尚不充分,作为观点输出者,色阿觉得压力很大,她也非常谨慎。对一个议题,团队常常争论四五个小时,调动所有理论知识和经验。

师生恋是不是应该明令禁止?色阿举例,这即是基于平权主义中权力结构解构下的典型议题。一种观点认为,在学生成年前,师生恋应该禁止,而在成年后,师生恋则不应该受约束。

而色阿解释,从权力结构解构的角度看,师生关系中存在非常悬殊的权力结构。这就导致位低者(学生)可能难以拒绝位高者(老师)的某些要求;位高者则可能陷入对对方随意支配的权力感,而并非真正想发展一段浪漫关系。这样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双方都做出了不符合自己真正意愿的行为,在莓辣了解到的数据和案例中,这是常见的情况。因此莓辣内部倾向认为,即使在成年后,师生恋也应该被警惕甚至被明令禁止。

性教育涉及的知识涵盖多个学科,色阿和团队养成了随时查论文的习惯。她记得有一次,为了在文章里论证生理结构带来的男女在发生性关系后的心理落差问题,她和文章作者特意去外网翻阅了大量英文论文。经过论证,其实是男女在发生性关系时会分泌催产素,催产素会让女性产生一种幸福感,会让女生误以为爱上对方,而对于男性,催产素会影响睾酮素的分泌,会让男性产生抽离感。

在莓辣,一个结论的得出,会做到男性和女性的权益都被尽可能地充分考虑,尽力消解现存的不平等。“如果觉得可能有一点点不好的影响,我们都会停下来再讨论。我们能做的,就是寻找尽可能多的论据,向大家讲明所有可能存在的原因,以及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接下来,就是相信大家可以做出对自己负责的决定。”

有时候这个决定不一定带来好结果。在去年那场轰动一时的北大女生因所谓PUA自杀的事件中,莓辣刚经历过一次遗憾。自杀事件发生前,莓辣刚刚做过一期与PUA相关的公号推送。因为一位读者的转发,他们以为那名女生看过了推送,却仍然选择了最决绝的方式。那是团队内部最低沉的一段时间。

后来证实,女生其实没有看到推送,大家松了一口气,但又为“松了一口气”这个行为产生了自责。“那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得做得更好。”那次事件之后,莓辣又做了一篇关于PUA的文章推送。一位女生在后台留言,因为这篇文章,她终于下定决心和自己的男友分手。

色阿不是没受过质疑,不过她更重视正向的反馈。后台常常收到几百字的感谢信,因为这些,色阿越来越相信,自己做的是件正确的事。

色阿时不时也会陷入怀疑自己能力不足的无力感。这常常是因为抑郁症的影响。毫无征兆地,她就会陷入“自己无能”的认知里而没法做事,焦虑、懊恼。

她平静地说出,自己已经接受这就是一种病,可以通过调整与之相处。甚至她会偶尔“庆幸”,也许正是抑郁状态时的敏感和共情能力,让她可以更好地做性教育。

去年,一家视频自媒体的采访让色阿出了一次圈,视频在微博播放量至今已经达到600多万。那段时间,色阿常常在微博接到诉说自己被性侵经历的私信。每天接触大量的伤害事件,让色阿的心情一度持续性低落。她承载着对方的期望,也时常需要扮演一个元气满满的角色,给对方安慰和支持。对色阿来说,这是一项需要消耗大量情绪的大工程。

不忙的时候,她喜欢参加戏剧工作坊。进入戏剧状态后,她有了外放地表达情绪的机会。她说,在人的情绪总是被压抑的今天,这段时间太宝贵了。她也正学着在听完别人的故事后也允许自己开心。在以前,她会因为这样而有心理负担。

她用“还行”形容自己的状态。这个“还行”代表的意思大致就是,有时会不太好,但还是相信问题总会被解决。

色阿正在读大三,莓辣团队也都是学生。色阿笑称,虽然莓辣是想做社会企业,但莓辣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团队不用发工资。现在,团队的第一批成员正面临毕业。要让员工享受应有的待遇,这也意味着莓辣的运营压力更大了。对色阿来说,尝试商业化运营有挑战,但也到了不得不做的时候。她计划上线性教育的视频课程和小程序,毕业后,她也打算继续在莓辣做全职。

最开始做莓辣时,色阿把一篇和月经相关的推送转发到了朋友圈,父亲赶紧给她发消息让她删掉。一次,父亲含糊其辞地“提醒”她:“女孩子做这些事不太好。”色阿宽慰道“没事”,父亲也就没有再多说。

正式做公司之后,父母偶尔也会向别人“炫耀”自己的女儿开了家公司,但只会说是“教育公司”,不会说是“性教育公司”。一段时间内,双方都保持着“父母知道色阿在做什么,色阿也知道他们知道,但谁都不会多说什么”的状态。

色阿不执着于一定要说服谁,“对的事一直去做,别人也会慢慢发现你是对的。”她更想多去关注每一份真实的反馈。线下见面时,给每个前来寻求拥抱的人一个拥抱;对每一封由性侵受害者发出的私信,真诚地说出:“这不是你的错,经历了这么多,辛苦了。”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