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英雄航天员费俊龙讲成长故事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7-03 06:20

在那个年代,孩子们都想当解放军,我也不例外。自己还用薄铁皮做了好多的五角星,刷上红漆,钉在自己的帽子上。

1982年,空军在昆山招飞,我没和家里商量,就偷偷地报了名。体检散瞳是检查科目的最后一个科目,检查完我戴着墨镜回家,在妈妈的再三追问下,我才不得不说出实情。那天晚上,爸爸甩给我一句话:“你自己的选择,以后不要后悔!” 从此,爸爸的这句话伴随我一直走到今天。

很幸运,我通过了各项检查,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中的一员。在四年的航校生活中,我一直记住父亲的那句话,在训练中加倍努力,基本上每个科目我都能是第一个“放单飞”。由于成绩优秀,被留校任教,成为了空军的一名飞行教员。

在空军部队工作近10年期间,我从祖国的西北飞到华北,从东南飞到西南,我深深地为祖国的大好河山而感到自豪,为自己能成为一名飞行员而感到自豪。

1992年9月21日,党中央作出发展载人航天的重大战略决策,开启了叩问苍穹的艰辛路程。3年后,第一批航天员选拔工作在空军部队展开。机会来了,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我的岳父从事火箭研究40多年,了解航天的风险,劝我慎重考虑。但是我的妻子王洁却说:“只要俊龙愿意,我全力支持!”

当飞行员经常高度紧张,有一阵子我开始用抽烟来缓解压力。有一天,妻子王洁回到家看到烟雾缭绕,就质问我说:“你要是真想当航天员,就别再抽烟了!” 从那天起,我真的再也没有抽过香烟,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当航天员!

1996年初夏,我接到通知,到庐山疗养院参加航天员的初选体检。初检合格后,我又接到通知,到北京空军总医院参加临床体检。顺利通过体检后,我和其他同志又被安排到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现航天员中心)参加特检,也就是航天生理功能特殊检查。

1998年1月,我摘下飞行徽标,换上镶嵌地球标志的金色航天徽标,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中国首批航天员。

来到航天员大队,面临的第一道坎就是理论学习。当了十多年飞行员,现在重新坐进教室,坐进课堂。《载人航天工程基础》《航天医学基础》《解剖生理学》《星空识别》《高等数学》……许多课程都要从头学起。

为了尽快掌握相关的理论知识,初来的两年时间里,晚上12点之前我基本没有睡过觉。那段时间,为了记住单词和语句,就每晚从航天员公寓往家里打电话,让妻子王洁在电话里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提问,通过努力,最后终于顺利地通过了考核。

第二道坎是航天环境适应性训练。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的训练。仅以其中的“超重耐力”训练为例,在飞船处于弹道时返回,超重值可达到十几个G,即人要承受相当于自身重量十几倍的压力。教员介绍,这很容易造成呼吸极度困难或停止,意志丧失、甚至黑视。

那段时间里,为了能尽快达标,训练之余,我就给自己“加餐”。有一次,王洁回家时发现我一个人在客厅里不停地旋转,就问我你这是在干什么?我说:“过两天我们就要做转椅训练了,而且要进行考核,我先刺激刺激自己。”

就是拿着这种“刺激刺激自己”的劲头,我取得了出色的成绩。在其他的体质训练、心理训练、专业技术训练、飞行程序与任务模拟训练、救生与生存训练等等,各项训练成绩也都是比较好的。

2003年首飞任务时,我入选了5人名单,最终没有进入3人名单。作为航天员,都想进入太空,但现实条件摆在那里,尽管每个人都有选不上的心理准备,不过心里总还是有些失落。

委屈是前行中落下的雨,坚强是奋斗中飘浮的云。我尽快从失落的情绪中走出来,看到差距找到原因,“神六”成为了下一个目标!

我在训练中更加努力。比如转椅训练时,一秒钟转18圈,转10分钟就是优秀,我一般都要做到15分钟;头低位训练,我以前没有练过,整整5天时间,脚高头低仰面朝天,躺在一块特制的“床板”上,连腿都不能蜷一下,大小便都是在“床”上处理的,简直是像个重病号,有时想看书,但是看不进去,脑袋充血,眼睛发胀,吃饭也成了问题,因为正常时吃饭,只要吞咽就可以下去,但是在那种情况下,食物是往上走,但是我还是坚持坚持再坚持;离心机训练,4个G做80秒,6个G做60秒,直到8个G,相当于在胸部压了8倍的自身重量,停下来脑子还感觉在转。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待在“飞船模拟器”中,熟悉飞行程序和操作程序。后来,一闭上眼睛,座舱里所有仪表、电门的位置都能想得清清楚楚;随便说出舱里的一个设备名称,我马上可以想到它的颜色、位置、作用。厚厚的飞行手册,我能背下来,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不看手册也完全能处理好。

2005年1月,航天员中心完成了神舟六号任务飞行乘组的初选工作,选出了10名航天员、组成5个乘组。我和海胜分到了一组,接下来的初选、复选、定选,我和海胜相互配合、非常默契,即便是一个眼神,也能准确传达信息。教员们说,我们这个乘组,整体工作效能实现了“1+1>2”。

10月12日凌晨,我和海胜被工作人员从梦中叫醒,经过常规体检、早餐、在问天阁公寓房门上签名后,我们身穿乳白色的航天服走出问天阁。

一向降水稀少的酒泉发射场突然天降瑞雪,我和海胜踏雪出征。9时整,神舟六号飞船拔地而起,我们终于飞上了太空。

与神舟五号相比,神舟六号任务首次需要在轨道舱生活,我们要在轨道舱进行一些相关的科学实验,以及飞船自身的相关飞行试验。

神舟六号任务共安排了5天飞行。上天前,大家都担心我们能否适应这种长时间太空飞行,进入太空后,我和海胜适应得都很好。

飞到第3天,我就想,以什么样的形式让地面的科技人员和亲人、战友们放心。我就大胆地在座椅上一连做了4个“前滚翻”。后来才知道,这几个“跟斗”,让地面的人们既紧张又放心。

“神六”飞船还第一次启用了环控生保系统,吃喝拉撒睡都是试验的任务。尽管这些安排让飞行程序变得很复杂,也增加了我们很多的太空工作量,但也为我们以后战友们的飞行任务积累了宝贵的太空生活经验。

10月17日凌晨,神舟六号飞船按计划返回祖国。我和海胜自主出舱,为中国人第二次太空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任务完成后,我和海胜被授予“英雄航天员”荣誉称号,我们切身感受对后续工程产品提出了一切建议,有些已被采纳,并应用于后续飞船改进。

2006年,我出访比利时,遇到一位已在当地生活了35年的老华侨,老华侨向我谈起了“神六”成功后自己生活的变化。多年来,每逢节日,从没有主动邀请他去参加聚会,都是老华侨去请别人;但是2006年元旦,这种多年的习惯被打破了,他的一些朋友第一次主动邀请他参加聚会。对老华侨来说,虽然仅仅是一次小小的聚会,但它却丈量出国家强盛,中国人在海外的地位。我常常和战友们谈到这件事,为中国载人航天事业取得的成就自豪,为自己是一名中国航天员感到自豪。

执行神舟任务回来后,由于工作需要,从事航天员的选拔、训练管理工作。但是,我一直没有停止参加航天员的训练,有些高难课目练习,坚持第一个做、第一个训,就是为了更好地验证计划安排的科学性、任务的合理性。

坚持参训、严格训练,就是为了不忘初心,当任务来临的时候,能够再一次出征,再一次看看我们的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