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你的皮肤无需染色(冷酷的真实

类别:餐饮动态    发布时间:2020-07-18 15:23

发现食物以后,同一窝的蚂蚁们会奔走相告,络绎而来,齐心合力地把食物运回它们的蚂蚁窝。如果此时有另一窝的蚂蚁来抢食物,率先发现食物的蚂蚁们就会同仇敌忾,奋不顾身地与之拼杀。

争夺和占有生存领地与生存资源,以实现自己的繁衍与发展,是地球上所有生物本能遵循的自然法则。

不久前发生的中印两国边境的严重冲突,明白无误地印证着大自然生存法则的恒在。加勒万河谷中国和印度双方军队以棍棒石块这种人类原初社会残酷决斗的方式,争夺和守护着各自宣称的生存领地。在冷酷的鲜血和死亡面前,所谓“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1996年达成),“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05年达成),都像是贴在假冒伪劣产品上的标签。

现代人类社会颁发所谓“护照”,认证所谓“国籍”,正是区分异窝异种“蚂蚁”的法律手段。

单一民族的国家,社会相对稳定,治理也相对简单。然而,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往往是由多民族组合而成。在这样的国家里,人数居多的民族通常处于主体地位,少数民族则处于从属地位。民族之间的团结合作和对国家的认同,决定了社会的稳定。否则,这种多民族的国家就会产生离心力,甚至战乱频仍。

当今世界,同一个国家中不同民族之间因为纠纷和对立而枪炮相向彼此杀戮者,比比皆是。

拥有五十六个民族的当代中国,民族团结和国家认同是社会稳定的柱石。境外掘柱者反复在涉疆涉藏问题上挥锤下铲,正是意图由此突破,以动摇整个国家的根基。

上世纪初“辛亥革命”,孙文先生首倡“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继而改提“五族共和”是一个极有远见的具有奠基意义的历史创举。五色国旗高扬,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五大族群。汉(红)、满(黄)、蒙(蓝)、回(包括西北维吾尔、哈萨克等伊斯兰民族)、藏(黑)。

其实,每一个民族的历史都是一部动乱使、战争史、融合史。中国西晋末期塞外的匈奴、鲜卑、氐、羌、羯等多个游牧民族侵入华北,建立大夏、北凉、北燕等政权,史称“五胡乱华”。公元439年,鲜卑族的拓跋氏以武力统一华北建立北魏,随后北魏孝文帝推行汉化改革,实施汉人政权的均田制、户调制和各种律令和官制,甚至迁都洛阳,在北魏臣民中倡行汉俗。

民族之间由异趋同是一个漫长的自然融合的过程,它经历了语言的融合,文字的融合,风俗的融合,直至血缘的融合。或许,只有最终达到血缘的融合,复杂的民族问题才会随之消失。

满清入关之前,其语言、文字、习俗与中原迥异。如今,满汉早成一家,说汉语,书汉字,通汉婚,而老北京的风俗,则处处都带着满汉融合的痕迹。

五十六个民族互尊互爱,互取其长,互融互合……占有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华民族自有其生存智慧和文化智慧。

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法国是排名英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殖民帝国。它占有和控制了诸多西非和北非国家。在掠夺财富的同时,它还贩卖了大量非洲黑人到法国本土。加上原法属殖民地国家的不同种族的移民,这种基因原罪造成了本世纪以来法国社会多次的剧烈动荡。

2005年10月27日,巴黎郊区两名北非移民少年因为逃避警察而意外触电身亡,引发了法国长期积累的种族问题。大批移民冲上街头,焚烧汽车,冲击政府办公处。随后,巴黎周边9个城镇的移民,不断冲击市政府,警方不得不释放催泪瓦斯,发射橡皮子弹。11月2日当夜,骚乱蔓延到巴黎周边20多个城镇,数百辆汽车被烧,闹事者向警察和消防队员开枪。翌日,形势持续恶化,骚乱发展到东部和东南部的马赛等274个城镇,并且漫延到巴黎城区,数千辆汽车被烧毁,大批建筑物受损失,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不得不宣布法国“进入紧急状态”。

如果想知道法国种族问题的现状和未来的隐患,只需要看看法国足球国家队及各俱乐部成员的结构比例就能一目了然。原本白种人为主的球队,几乎变成了黑人球队。

白人生育率低下,社会又需要大量下层劳动者。法国从贩卖黑奴到引进外种族移民从事繁重而又低薪的工作那一天起,就埋下了种族问题的祸根。

罹患种族基因病最严重的当属美利坚合众国。近来美国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执法致死引爆的全国性动乱越演越烈,黑人为主的群体由街头泛泛地游行示威走向了刨挖种族问题的老根。十五世纪“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哥伦布的雕像被涂鸦毁损,南北战争时期反对解放黑奴的南方邦联的将领们的雕像被拉倒,经典历史电影《飘》被下架,甚至美国的建国者之一,起草“独立宣言”的杰佛逊总统的雕像也被推倒了。示威者还盯上了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的总统林肯,那雕像的造型令黑人不爽,身为总统的白人高高在上,而黑奴却在他的面前卑微地下跪……

黑人的悲惨命运是从他们被白人“发现”和贩卖那一天起就开始的。伴随着贩奴畜奴而诞生的美利坚合众国从建国那一天,就从胎里带来了种族问题的基因病。

我们应该庆幸,我们的祖先没有到海外殖民掠夺,没有从海外贩奴畜奴,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最单纯最健康的国家基因。

我们中华民族有强大的生存和繁衍能力,并因此长期被西方视为“黄祸”。如果没有生育限制,人力只会过剩,而无需“引进”。

我们尽可以改革开放,我们尽可以走向世界,但是我们原本没有种族问题,我们就没有必要给自己制造出各种各样的种族问题。这是应有的理智,而无关任何道德和政治说教。